• 宋人画册页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右边为文人的琴棋书画四艺,后有挂画,左边为焚香与点茶,合为生活四艺




    就插花本身而言,中国人习惯上常把一件插花作品当做是一个天人合一的宇宙生命之整体,插花者基于爱花之心,将美妙的花木移寄宝瓶之中,如此可以“与吾曹相对,不见摧于老雨宿风,又不受侮于钝汉、粗婢,可以驻颜色,保令终”(见明扫花头陀跋《瓶史》)。这些花木一旦被移到花器上逐被重新布置成一个美好鲜活的新的生命世界。









    实则中国插花本身是极为完整的一项“方位”艺术。“方”就是方向,“位”就是位置;方讲究花枝间的“天道”发展的情形,“位”讲求花枝盘踞“地道”的情形。





    花器“地道”图





    关于“地道”问题,中国人自古有把花器视为大地及花屋(或精舍)的两大观念。认为花器就是大地的观念,源自汉代而兴于唐代。大地上有九个重要的立足点,正中点叫“极点”,是大地核心,也是一切艺术造型及生命的母点,与天心相映。以“极点”为中心,横竖画一十字,横线古称“中绳线”,竖线古称“子午线”,子午线与中绳线构成了西北、东北、东南、西南“四陲”、A、B、C、D四点正分布在四陲的核心,古称“地陲”或“天柱”,又称“四隅点”,其古名称“屋漏”“宦”“窔”“奥”,是绘画、建筑、围棋、兵法、艺术等常用的据点,至于A’、B’、C’、D’,称为“四正点”,重要性略逊于前者,也是插花最重要的立足点。





    清 乾隆十年作苏州版画


    花材有梅、松、天竹、山茶四种,属中式理念花




    在广阔的大地上,蕴藏着滋养万物的无限资源----水,因而才有万物的滋长。大地因地域或性格或质地之不同,孕育着不同的生命,如圆形的花器常于带曲线的花材相协调,古怪的花器则与槎桠参差的花材相呼应;插作时,花材的选择须视花器的趣味而定。





    明代 陈洪绶绘《岁朝图》


    花材有山茶、梅、玉兰、水仙、兰花,花色较古艳




    至于把花器当做花屋的观念,源自明代,是对花木珍爱的心理所致。花木一旦被迎奉到家,应该得到妥善的礼遇,插作时,应以花器迁就花材,格高的花材应选用格高的花器,如高古的陶瓷、竹器等,古称“精舍”;而如华美的铜器、珐琅或漆器,古称“华屋”。如牡丹华贵,宜配“华屋”;枯藤粗重,不宜使用铜瓶。桔梗高雅,宜置陶竹,若插于珐琅或华美的铜器,便显不出他奇逸的品格了。





    明代初期 隆盛理念花 孙克弘绘 现藏台北故宫博物院

    花材有松、竹、梅、柏、山茶、水仙、瑞香、月季、天竹、芝麻梗




    至于“天道”的理念,花草一直被赋予了丰富的人文意象,其外界所包含的空间均属天道的范围。天道包含太阳及广阔的无限空间,而生物兼有向阳及向水的本性。东及南为阳,西及北为阴,其间花枝的交错与角度之大小,暗示着天道的意义。





    方位与阴阳关系





    《易经》为众经之首,为古来百科之母,艺术也不例外。世间万物,其事理都不出探讨宇宙真谛及显现的痕迹,以印证天机的大道;气,在探讨天地间运行的力量,以测知生命之长短与契机;数,在透视天地之比重与质量之组合。插花家考量上列事理,以花木为素材,将心得直觉地反映在花器上。此时花材成了事理有机组合。或用以象征大自然景物(如写景花);或暗示社会秩序(如理念花);或反映个人心境与志趣(如心象花);或仅作为新生命的美感造型表现(如造型花),形成中国插花最重要的四大花型。不论何种花型,对每一花枝出地理的经营之外,也考虑天道的走向,处处注意虚实相应,刚柔并济之美。因此在一件中国插花的材料配搭间常能表现出一个人的人格,及寓含的人生观及哲学意象,其间义理,耐人寻味。





    会向瑶台月下逢

    花材:牡丹、柏、万代兰、万年青、灵芝、槎木、石子

    花型:写景造型


    释义:牡丹别号国色,松柏素称百木长,英雄美人,相得益彰。牡丹花仅三朵,但表情各异,于苍柏丛中,颇有李白诗“若非群玉山头见,会向瑶台月下逢”的意味,配以兰及万年青,愈觉仙胎非凡,高古出尘。





    暗香浮动月黄昏

    花材:梅、蓝柏、银鸡尾、玫瑰、槎木

    花器:陶盘

    花型:心象写景

    释义:梅素以格高韵胜,斜插更显韵致,配以野味花材,并留以幽邃疏落的枝脚,最宜表现林逋“暗香浮动”的诗意。





    新年颂

    花材:菊、蔷薇、建兰、松、梅、山茶

    花器:仿古青瓷壶

    花型:中立型理念花(六合)

    释义:六合与十全插法结构均甚平整,是对称美与平衡美最彻底的综合表现,壮丽而含蓄,活泼又不失规矩,应用在隆重或正式场合最为贴切。本件以寒菊为主花,双梅为“天”,色体厚实,尤以其五色俱全,有积极祝贺的意味,最宜新年插作





    有凤来仪

    花材:星辰花、高山羊齿、文竹、藤、大槎木

    花器:石臼

    花型:景观造型

    释义:全体以槎木构成,槎木上点缀色彩丰富的星辰花与枝叶轻盈的羊齿,柔化了面块的机能,也强化了肌理的美感。利用阴影,使结构有力且富空间深度。




    插花既属作者人格之表现,因此所选择的的花材每每因人、因事、因地、因物、因时之不同而有别,一般而言,以格高意胜的花材为主,木本讲求疏瘦古怪,草本讲求神全气足者为尚。松、竹、梅、菊、兰、牡丹、水仙、山茶等最为常见,插作是须尊重花材的枝、干、花、叶之各部机能,契合场合与时机,以强调自然生命与空间意义之整体性。






    日色冷清松

    花材:松、柏、麦秆菊、小菊花、水蜜桃花

    花器:陶壶

    花型:心象式理念花

    释义:此为文人式堂花。文人插花重枝条之美,强调素材的自然姿态,色彩素雅,结构虚灵,取材以富野味之奇卉为主。本件除松柏之外,以小巧野花为主,有隐逸的野趣,枝叶自然,与自西南回势、稀疏有致的松枝形成奇逸的野趣效果。尤其花器高拔,甚为脱俗,配以书法屏风,颇有士大夫之韵致。




    除了花材之外,在花器内的水也是被欣赏的重要部分。一般而言,夏花水际较高,冬花水际较低,除因花材吸水需要外,还有应合时序的作用。总之,插花的基本观念十足地反映在作品的表现旨趣上。





    四面荷花三面柳

    花材:睡莲、芦草、柽柳、水石

    花器:椭圆陶盘

    花型:写景花

    释义:老残游记描述大明湖有“四面桃花三面柳”之句。夏日炎炎,荷塘柳岸是最佳消暑去处。本件以睡莲替代荷花,以表现水面的平阔,而柽柳枝叶细柔,以多点插表现柳荫深处,枝脚加参芦草,愈觉幽深而自然。微风徐徐,令人想起唐太宗“船移分细浪,风散动浮香”的美意。

Copyright ©2000 - 2021 boerma instituut.Com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46067号